标签归档:1

全网最大的破解软件网

随着这道声音落下,苍穹之上,那柄巨大的黄金王权之剑,直接震荡出一圈金色的光波,瞬间,就将天心岛以及附近的海域,部纳入其中,形成了一层金色的光罩!

这一层金色的光罩,如水纹一般。

那几个米国的门徒之王,还想要闯出光罩逃走。

但是,光罩上散发出的金色光波,直接将他们轰飞!

“可恶!这是黄金王的场域,无法打破!”

“我就不信无法打破!我们力轰击!”

“好!”

一时间,四位米国的门徒之王,力轰击,发动他们的属性能量。

轰隆隆!

所有的攻伐手段,此刻轰击在那金色的光罩之上,就如同打进了一层水里,荡漾着金色的涟漪,而后消失的一干二净!

看到此情此景,几位米国的门徒之王,脸色皆是暗沉无比。

这根本就出不去啊。

黑白气质

那边,燕元龙也试探着一拳轰在这金色的光罩之上,所有的能量,在接触到那金色光罩的一瞬间,部被光罩吸收。

燕元龙脸色大变,寒声道:“该死的老东西,偏偏是这样克制的属性!”

与此同时,林阁主和赢盟主,与皇甫宰对立而战。

皇甫宰此刻身上满是伤痕。

赢盟主的气势开,加上林阁主的加持,已经达到了伪彼岸的境界。

皇甫宰能在二人的联手攻击下不死,已经是奇迹了。

此刻,看着那宛若牢笼一般的金色光罩,还有金色的雷霆在光罩上肆虐,皇甫宰面色很是难看。

他双目紧盯着下方,那道挺拔的身影,早已经摆脱了颓废的姿态。

老祖,此刻双目如炬,看着面前那处于雷霆风暴中心的陈克生,一步踏出。

轰!

地面龟裂,老祖身上肆虐的狂躁的能量威压,直接让那数道雷霆避让!

这就是对规则的掌控,这就是老祖身上的克制属性。

万法不侵!

陈克生大怒,怒吼一声,双拳紧握,在胸前展开,而后猛地合在一起!

咔嚓!

一道宛若灭世的雷霆,自苍穹落下,足有数米粗细!

这样的雷霆,就好比太空激光武器一般!

那携带的威压和雷霆之力,足以毁灭数座城池和数个国家!

“去死!”

陈克生怒吼一声,身后浮现了一道巨大的雷霆巨人,手握一个雷霆锤,重重的砸向老祖!

老祖抬眉,眼中一道金芒一闪,看着那雷霆锤和数米粗细的雷霆,朝着自己轰杀而来。

那巨大的雷霆巨人,就像是神话的雷神一般,满目雷霆,口中怒啸,浑身肆虐着雷霆之力。

轰隆隆!

这数米粗细的雷霆和雷霆锤,直接落在老祖站立的地方!

次卡拉!

瞬间,雷霆风暴以轰击点炸开!

那方圆数里之内,都是肆虐的蓝白色的雷霆风暴!

所有的一切建筑物,生物,部在雷霆风暴的肆虐下,化为灰烬!

那样的雷霆风暴,足以轰杀一位半步彼岸的王者!

就连太空中的卫星,此刻都检测到了这片海域之上,肆虐着的雷霆之力。

所有的仪器,都发出了警告!

这样的能量值,等同于一位半步彼岸王者的自爆!

这比世界上最大氢武的爆炸,还要强盛数倍!

在这样的轰击下,天心岛足以沉没,而后化为海洋里的一片虚无。

然而。

一道金色的法相,自雷霆风暴中站起!

那是一道金色的大钟!

直接无限放大,镇守四方,将所有的雷霆风暴部镇守在大钟内部!

铛铛铛!

密集的钟声,响彻这片天地!

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那肆虐的雷霆风暴,在瞬息间,就被大钟镇守,而后吸收!

嘶嘶!

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!

太强了!

就这样,破开了陈克生的雷神一击。

紧跟着,那片废墟之上,一道白衣瑟瑟的无畏身影,负手而立。

虽然面容苍老,但是身上的气势,却比天还要高!

只是一人,站在那里,就有天吞没地的气势!

老祖凝神,双目迸射出金光,而后,他抬手,那金色的大钟悬浮而起,照着那边满身雷霆的陈克生落下!

苍穹钟音。

陈克生看着头顶笼罩而来的巨大的金色大钟,整个人化作雷霆,冲天而起,抬手间,打出成百上千的雷霆,轰击在那金色的大钟之上!

密集的钟声,响彻天地!

但是,那金色的大钟,纹丝不动,携带着镇压一切神魔的威力,直接将陈克生罩了进去!

嗡!

金色大钟一阵嗡鸣!

陈克生在金色大钟内,化作雷霆,到处轰击那金色大钟的钟壁!

钟壁上,梵文密布,图案深邃难懂。

“收!”

老祖一声长啸。

那金色大钟,迅速的由数百米高缩小。

陈克生在金色大钟内,不断的轰击,整个大钟都荡涤出阵阵金色的气浪!

然而,不论陈克生如何轰击,那金色大钟完好无损。

最后,在一声不甘心的声中,金色大钟变得一般大小,陈克生也是跪在地面之上,低垂着脑袋,浑身的雷霆之力彻底消散,眉心的一道雷霆印记,也是变得暗淡。

老祖看了一眼陈克生,无奈的摇头叹气道:“好好反省吧。”

说罢,老祖抬眉,一双寒目,怒视苍穹之上悬浮而立的皇甫宰,道:“彼岸之人,闯我族人之地,该杀!”

说罢。

老祖的身影,冲天而起,直接抬手一掌,卷涌这无上怒威,拍向皇甫宰!

面对着这一掌,皇甫宰生不起任何的抵抗念头。

他扭头就跑。

但是,那金色的手掌,宛若天罚一般,直接拍在皇甫宰的后背!

噗!

皇甫宰暴吐几口鲜血,直接被从半空拍下,化作流星一般,轰隆一声,坠入地面!

轰!

整个地面,都一阵震动!

一道人影,直接被拍进地面,轰击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深坑!

那深坑足有百米大小,宛若导弹轰击一般!

而那深不见底的坑底,皇甫宰满身残破,躺在废墟中,半个脑袋都被轰碎了,剩下的半颗脑袋,也是机械金属化的,发出次卡拉的火花。

那一刻,脱落的机械金属眼球,转动了两圈,而后迸射出一道妖异的红芒,射向外界。

如何下载可以下载软件的软件

最新网址:.

夏建回到自己的房里,陪着马艳说了好多贴心的话,直到睡着时,都已经午夜一点多钟了。

第二天天一亮,他连早饭都没有顾的上吃便开着车回了市里。即便是这样,等他赶到公司时都已经八点多钟了。

还好有关婷娜在,负责好多事情都有点运转不开。不过夏建也想过,他做为集团的老总,有些事情关婷娜是不能替他去完成的,否则他放权太多,到时候收不回来,那麻烦岂不是有点大。另外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这事到底是该谁来负这个责任?

就在夏建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正想着这事时,关婷娜轻轻的推开他办公室的房门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样?昨晚上我给你说的事想通了没有?马艳为你怀了三胞胎,那可是相当辛苦的事,所以你得给她提供最好的保障服务,不就钱的事吗?如果你手头不宽裕的话,我这儿有”

关婷娜说着,还真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夏建的办公桌上。

夏建一愣,继而呵呵一笑说:“谢谢了!这点钱我还是有点,只是把马艳送到了省城,离我太远,照顾起来就恐怕有点不方便了”

“没事,集团的事情基本上已走了正轨,你完可以抽出一点时间来陪马艳。别说三胞胎了,就算是一胞胎,你也应该多关心一点她。既然结了婚,你就是担起做丈夫的这个责任”

关婷娜说着,神情忽然之间有点黯然。夏建理解她的心情,可是这样的事情,他也是无能为力。

夏建默默的点了点头说:“你既然都这样说了,那我就该近期去趟省城,把医院提前联系好了,完了再租套房子”

“好!你今天必须去趟何家坪村,还有哪个上下沟村。这可是市里有名的贫困村,咱们集团既然接手他们村的这些项目了,那就得做出点成绩。我听别人说过,这几个村子可是你一手扶持起来的,所以这事你去再合适不过了”

文艺范美女白色长裙弹奏吉他户外烂漫写真图片

关婷娜说着,冲夏建微微一笑。

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:“看来你还真是下了点功夫。不过这个何家坪村还真不好搞。村子大,人多且思想封闭,非常的排外。我当年差点就折到了这点,后来总算是峰回路转,你这次让我去,我还真是没有一点儿的把握”

“这平都市还有你夏建办不到的事?你也就别谦虚了,这事一办成,你就立马去省城,剩下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吧!”

关婷娜说着,转身就走。

夏建追了过去,把办公桌上的银行卡拿了起来,赶紧的塞到了关婷娜的手里。关婷娜笑了笑,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而是笑着走开了。

夏建把办公桌上收拾了一下,这才拿上车钥匙下了楼。

夏天已去,秋意渐浓。虽说太阳很大,但已没有了夏天的毒辣。

夏建驾着自己的越野吉普车,快速的朝着何家坪村赶去。对于何家坪村来说,他并不陌生,尤其是哪个村长何水成的老婆李冬梅。这个女人在当年可没有少给他出难题。

就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?因为何水成按进去的年份推算的话,这个时候好像还没有出来。

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不知不觉中,吉普车已驶进了何家坪村。由于此时已到了十点多钟,所以村口除了几个没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坐在哪里聊天以外,夏建再没有看到任何的人。

夏建开着车直接到了村委会,可村委会的大门紧闭着,上面还有铁将军把守,看来这里并没有村干部值班。夏建停好车,想找个人打问一下,可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,就连小孩也没有。

想了想,他觉得还是去趟李冬梅家问问。一来李冬梅在夏建的记忆中,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上地的,二来他和李冬梅也算是有点熟悉,找她问点事情,应该是不难。

想了又想,夏建觉得自己也别无选择,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李冬梅家。因为想当初,李冬梅为了拉拢他,曾经给他使过美人计。一想起这些事情,夏建直到现在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
李冬梅家的大门虚掩着,夏建用手轻轻一推,这大门便打了开来。

倘大的院子里,非常的安静。只见上房门同样是虚掩着的,这说明李冬梅人应该在家。可是西房门紧闭着,到底里面有人没有人,夏建一时还猜不准。

夏建愣了一下,便大声的喊道:“家里有人吗?”见没有动静,夏建一连喊了三四声。

就在夏建觉得无望,正要转身离开时,忽然西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缝,李冬梅把个身子探了出来。

眼前的李冬梅头发凌乱,面色潮红,而且衣衫不整,感觉就像是刚从床上爬起来似的。

“喊什么喊?你谁啊?”李冬梅冲夏建怒声喊道。

夏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他朝着李冬梅走近了两步,这才轻声问道:“你不认识我了冬梅姐?我是夏建啊!”

“呵!原来是夏老板,你跑我们这儿干什么?”

李冬梅定睛一看,等认清是夏建时,她这才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。不过她始终站在门里面,恐怕有人走进去似的。

夏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他呵呵一笑说:“冬梅姐!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小气,你就不能让我进去坐坐吗?我有点事要和你谈”夏建说着,朝门前走了两步。

李冬梅一听夏建要进去和她谈,她立马脸色大变,她有点着急的说道:“你和我有什么好谈的?你还是去找别人吧!”

“哟呵!冬梅姐,你这是怎么了?房子里藏了什么宝贝东西,还不让我进去?”夏建说着,便假装要推开房门的样子。其实他只是做个样子而且,人家不让他进去,他也没有必要硬往进闯。

可是让夏建没有想到了一幕发生了。忽然,房门猛的被拉了开来,一条人影一晃便从门里跳到了门外,然后迅速的朝着大门外跑去。

夏建没有看清楚这人,只不过从这人的动作上来看,他应该是一个年轻人,否则他也跑不了这么快。忽然之间,夏建顿时便明白了过来。

最新网址:.

黄软件app不用充vip的免费

那黝黑士兵眉毛一挑,一脸挑衅的神色,恶狠狠的盯着林开。

再看其他士兵,也都在一旁起哄,一副社会流氓的样子。

林开很不幸,他被分配到的宿舍,是整个358团的兵痞聚集地。

整个358团的兵痞,全部聚集在这个宿舍了,一共有八九个人。

这八九个人是兵痞,之所以还能留在英雄连队里,是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战斗力都十分的爆表,所以358团的团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把他们留在了358团。

林开眉头一皱,道:“我是被分配到这个宿舍的战士,不信,可以去问们的团长。”

林开是从何志军那里拿的调令,更是从358团领导那里得到的入住许可,这群士兵就算再流氓,也不敢把他赶出去吧?

那黝黑士兵冷笑一声:“呵呵,拿团长来压我?老子不吃那一套!小子,我告诉,老子不管在别的连队是什么英雄人物,来到358团,是龙给我盘着,是虎给我卧着,床上,不配睡!”

说罢,黝黑士兵把林开的背包直接扔到了墙壁的一个角落。

“这里才是睡的地方!”黝黑士兵玩味笑道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周围的士兵一阵起哄和欢呼,眼睛里都充满了得意和满足,似乎欺负林开这种外来的士兵,会让他们得到很大的满足感。

芭蕾舞少女与白鸽共舞清丽脱俗

黝黑士兵更是抱着自己的胳膊,抬着脑袋,骄傲的用自己的鼻孔瞪着林开,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。

周围其他士兵,也都在围绕着他。

“不欢迎我?”这个时候,林开的眼神也冷了下来,他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灰尘,走到角落里,拿起了自己的背包。

“那我走就是。”说罢,林开作势就要离开宿舍。

但是那黝黑士兵见状,也是冷笑一声,直接堵在了宿舍的门口。

开玩笑!如果林开离开了宿舍,团长一定会知道他们又在捣乱,虽然法不责众,但是也不能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儿,让团长对他们没有好感。

“走?走到哪里去?整个358团,老子刘洪一发话,到哪个宿舍,都得睡角落!给我乖乖滚回去吧!”

啪!

说罢,刘洪抢过了林开手中的背包,再一次扔进了角落里。

周围的士兵们又是一阵欢呼。

林开此时紧握着自己的拳头,他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了。

老子林家大少,别说身份们惹不起,就凭老子拥有神级提取系统,也不是们这一群凡人可以惹得起的!

如果是以前的林大少,肯定会爆发,但是结果肯定是被刘洪他们暴打一顿。

但是现在的林大少,比以前的林大少多了一个有脑子,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在宿舍暴打这一群男兵,要打,就要去走廊里打!

这里是他们的地盘,在男兵宿舍里打了他们,到时候领导追查下来,他们都是一伙的,林开百口莫辩。

但是走廊里不一样,走廊里有摄像头,要打,就要在那里打。

林开歪了歪脑袋,笑了笑:“我这个人,最烦别人在我林开面前装逼。”

“林开?”一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刘洪跟其他士兵对视一眼,眼睛中都出现了笑意。

“呦呵,我听说新兵连有一个废物士兵叫做林开,就吧?”

“十枪打空三枪,是吧?”

“听说还被首长何志军看中,挑到特战旅了,就凭这个小身板,能鲤鱼跃龙门?花了多少钱才来的特战旅,说吧?”

刘洪笑眯眯的盯着林开,一双眼睛里尽是玩味的神色,他根本不相信,一个在新兵连垫底的士兵,可以一举成为新兵连的第一名,并且来到特战旅!

“我没有花钱,我不想解释那么多,背包我不要了,再见。”

说罢,林开直接穿过众人,走出了宿舍。

林开刚走出宿舍,刘洪便给几个士兵打了个眼色,几个士兵欣然会意,一群人直接冲出了宿舍。

林开刚刚踏出宿舍一步,身后一群士兵一拥而上,砰的一声,直接被林开按在了走廊的墙壁上!

几个士兵的力气十分的大,就算林开的力气是常人的好几倍,挣脱开来,也需要花费一些手脚。

宿舍中,刘洪抱着胳膊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:“走,我让走了吗?”

刘洪故意说的很大声,而走廊其他的士兵也被这一幕所吸引,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。

在不远处,是有一个人林开很是熟悉,他就是在新兵连中表现十分优异的王毅。

王毅本来是新兵连最强的存在,林开的出现,让他成为了第二名。

所以王毅对林开一直怀恨在心,这一次,王毅也有幸来参加这一次的选拔,看到被按在墙壁上的林开,他直接停了下来,幸灾乐祸的看了过去。

“林开啊林开,让再狂,这里可不是新兵连,可没有人再护着了!”

军队之中,老兵欺负新兵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而新兵也因为老兵在部队待的时间更长,更熟悉部队的环境,而不敢反抗老兵。

林开一看就是刚刚从新兵连走出来的新兵蛋子,所以被刘洪等人看中,死死欺负林开这个新兵蛋子。

林开被按在墙壁上,倒也是没有反抗,他问道:“刘洪是吧,想怎么样?”

“我想怎么样?呵呵,是想怎么样吧?我刘洪待的宿舍看不上?想走?走哪去?给我乖乖进去!”

刘洪一指他身后的宿舍,一脸的蛮横,而七八个士兵也松开了手,围着林开,玩味的看着林开。

进入宿舍,林开的自由,便真正的不属于他了。

在里面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林开也都只能认了。

但是林开靠在墙壁上,紧握自己的拳头,他也是忍无可忍。

一群自以为是的老兵,真的以为,在358团,没有人可以治得了他们了吗?真的以为,在自己的地盘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

“叔叔能忍,婶婶不能忍,身为神级提取系统的拥有者,更不能忍!任务发布,把面前的刘洪等人打的满地找牙,奖励随机提取技能一个!”

老虎软件app

夏建年前的归来,让西坪村又沸腾了一把。

农历三十的晚上,就是所谓的大年夜,村人早早的做好了去家神庙烧头炉香的准备。据说,如果谁家今年抢到了零点刚过的第一炉香,会一年走运,不过这事没人跟踪,反正抢到了也是为了图个吉利。

西坪村的最南端,有座年久失修的大庙,里面供着村人最信仰的家神爷,庙门虽说破败不堪,但里面却是香火旺盛,烛光跳跃,香烟缭绕。

晚上刚吃过老妈包的团圆饺子,陈二牛已带着以前跟着夏建混过的哪一帮弟兄,来找夏建晚上一起去抢头炉香。

大过年的,夏建也不好意思扫了大家的兴,他先是给各位发了自己买的香烟,上了粮果,然后委婉的说:“这么冷的天,不去了行不行啊?要不咱们就在咱家里玩牌,看春节联欢晚会咋样?”

“嗨!你家买彩电了?”陈二牛一听夏建这样说,便朝他家的桌子上一看,果然放了一台崭新的大彩电,还比较讲究的用一块白色花边的布盖着。

夏泽成不等夏建说话,呵呵笑道:“尽胡来,那么多钱,买一个哪玩意儿有啥意思,还不如买头猪,过年时杀了能吃肉”

“哈哈哈哈!叔,你这就不懂得生活了!人家老五家五年前就有黑白电视了,也就在前几天吧!换了一台彩色的,这下你家刚好和他家扯平,说不定你家的比他家的还大,再说了,你家现在也不缺这个钱啊!干吗要落后他家,你说是不是?“陈二牛大笑说道。

夏泽成呵呵一笑说:“二牛这样一分析,这个电视就买得值了,快打开吧!让孩子们都看看咱家的新电视“

“真是个老烧火“孙月娟白了老头子一眼,但还是非常高兴的打开了电视,电视的画面虽说不是很清晰,但在哪个年代,能看上彩电的人,生活已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。

夏建乘大家正在看电视的当口,偷偷的拉了一下陈二牛,小声的说:“现在咱俩都是村干部,带头去烧香,这恐怕有点不好吧?“

陈二牛还没来的及回答,已被夏泽成抢了先,他冷哼一声说:“这有什么不妥的,大过年的给家神爷烧炉香,求得就是村人的安康,比你大的官,回到家里也不会忘了老祖宗,你这叫啥官?官里面都排不上品“

清纯美女油菜花的写真

“哎!我说老东西,你给我少说两句,孩子又没有说他不去,不就烧个香嘛,怎么那么多的说词,哪李世明还叫唐僧替他去西天取经呢“孙月娟忽然插了两句,她这话明里好像在替夏建说话,实质还是在说夏建的不是。

陈二牛一听,朝夏建吐了一下舌头,夏建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夏建家买彩电的事,不知是被谁传出去的,就在夏建和陈二牛几个正闲扯时,来了左邻右舍家的好几波孩子,不大的功夫,整个屋里是小该,这可忙坏了孙月娟,老人一会端瓜子,一会儿发粮果,这是她看来最开心的事。

当墙上的挂钟刚敲响十一下时,夏泽成便大声的喊道:“收拾一下,咱们去抢头炉香“

“爸!今年有我,你就不去了,在家看电视吧!“夏建慌忙拦道。

夏泽成瞪了夏建一眼说:“为什么不去啊?一年就这一次,亏你还能想的出,我不但要去,而且还要带着你们一起去”

夏建一听,不禁摇了摇头,他这个老爸,犟起来像头牛,谁也把他没有办法。

一出家门,夏建这才发现,整个西坪村已是灯火辉煌,原来每户人家几乎都在自家的大门上装了路灯,这个时候同时打开,每条巷子都被照的亮亮的。

去家神庙的路上,已是人声鼎沸,大人小孩,还有炮仗声,再加上喧天的锣鼓声,把这过年的气氛弄到了。

家神庙的小院子上,已插满了香烛,香炉内的香,像材火一样的燃烧着,一位年长的老者,一边烧香,一边笑呵呵的说:“西坪村今年有收入了,这家神爷的香火也旺了不少啊!”夏建听到这里,心里按奈不住的高兴,这就是她们奋斗的成绩。

时间未到,大家便站在院里等,小孩则是不停的燃放鞭炮,庙门口支起来的锣鼓,被一伙年轻人轮流上阵,哪响声恐怕十里八乡都能够听的见。

村里人一看到夏建,个个都要争着和他打个招呼,这让夏建十分的开心。忽然,有两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一个是王有道,而别一个则是王有财,就在他俩的身后,站着的正是王德贵。

“哈哈哈哈!我怎么说?你们两弟兄还不相信,这大过年的,村长肯定会带头上香,这不人家不是早来了吗?“王德贵大笑着,从王有财的身后走了出来。

夏建再笨,也能听出他这话里的意思,不就烧个香吗,有必要这样吗?夏建本想还他两句,但一想这大年夜,和一个长辈斗嘴,传出去恐怕也有人说他的不是。

“王叔也来了?过年好!“夏建非常礼貌的说了一句。

王德贵脸上不由得一怔,他万万没有想到,夏建会在这处场合喊他王叔,而且还会给他拜年,这让他有点措手不及,慌忙说道:“不敢不敢,村长过年好“

“还磨蹭啥啊!时间马上到了“陈二牛跑了过来,拉着夏建便跑。

庙内,本来不大的地方,都处跪着人,夏建在门口的地方,和陈二牛勉强跪了下去,等有人喊了一声:“时间到“便听到庙外的鞭炮声如同炸雷似的响了起来。

大家行了礼,便轮流上香,然后出了庙门,也算这头炉香烧完了,就不知到底谁是第一个,也不好理论,反正大家心里的夙愿是了了。

夏建刚出庙门,正和陈二牛商议着回家喝上小两口时,王有财追了上来,他哈哈笑着说:“这么早回去干啥,搂老婆,你们又都没结婚“

“有事啊?“陈二牛冷冷的问道。

王有财呵呵一笑说:“这大过年的难得热闹上一回,今年咱们老王家和你们老夏家斗狮子怎么样?顺便也把秧歌队带上“

舞狮子,这已是多年前的事了,夏建一想起来就兴奋,但如果老王家和老夏家两个家族的人一起斗狮子的话,这恐怕有点不妥吧!夏建犹豫着没有说话。

王有财拿出香烟,自顾自的点了一枝,然后吐出个大烟花,笑道:“怎么,不敢啊?“

这句话,让夏建听着十分的不爽,他冷冷的说:“有什么不敢的,斗就斗呗!“

夏建的话音刚一落下,王有财便大声的喊开了:“快过来过来,大家都听好了,今年老王家和老夏家斗狮子,其它姓氏的人,自由选择,时间我们就定在正月初三的晚上,地点就是村委会的大门口“

众人一听王有财这么说,便跟着大叫了起来,有几个姓王的年轻后生,便喊开了:“我们老王家毕胜“

陈二牛有点不高兴的拉着夏建便走,他一边走一边说:“哎呀!你怎么这么容易上当,这是王有财的圈套,难道你没看出来吗?这事他早都计划好了,而且我还听人说,他前几天回家时,已把舞狮买好了“

夏建一听,觉得自己刚才还是没有沉得住气,难怪王有财一听他答应了,便立马宣布,而且这时间地点,他早想好了。

“怎么办啊?我们啥都没有,到时候拿啥比“陈二牛有点着急的问夏建。

夏建呵呵一笑说:“有钱就行,村里现在不是有车吗?到平都市去买一个就行了“

陈二牛一听,摇头摇头说:“说的轻巧,村里的钱,赵红现在控制的很死,想买舞狮,她肯定是不会同意的,这事有点悬“

“你这脑筋,我啥时候说了要用村里的钱,这是老王家和老夏家两个家族的事,这钱我一个出,不过这路可要你去跑“夏建拍了一下陈二牛的肩膀说道。

陈二牛一听,像个小孩子似的跳了起来,他一边跑,一边大喊着:“正月初三斗狮子,想赢就来老夏家“他这声音洪亮,可能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听道了。

年来的慢,过的非常快,再加上又要准备舞狮子的事,夏建都觉得这三天快的如同一天。正月初三这天早上,夏建还没起床,便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,这声音感觉好熟悉,他侧耳一听,原来是赵红的声音。

就听她对孙月娟说道:“姨啊!你这些天要多看着点他,每晚上都喝这么多酒,那怎么行,眼看着就开始忙了,还是身体要紧“

“哎!还是你想的周到,有空的时候,你还是帮着我好好说说他“这是她妈孙月娟的声音。

这大清早的不进屋在院子里有什么好说的,夏建忽然想起,这西坪村不知从哪个朝代开始,便有三天年没过完,女人不许走亲访邻的传统,当然不进堂不算,这是个什么讲究,夏建始终没有弄明白。

等他穿好衣服出来时,院子里一个人影都没有,看来人家赵红早都走了。

活动了两下身子,一时兴起,便打了一套老肖教给他的大洪拳,这拳打的,把堂屋里的夏泽成眼睛都看呆了。

等夏建收势时,夏泽成这才趿着两只鞋子跑了出来,他小声的说:“今晚斗狮,你就当领狮人,绝对不能给他们王家一点面子“

“不行,建儿是村干部,绝对不能参与这样的事,输和赢对他都没有任何的意义“孙月娟手里提着勺子,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她的语气十分的坚定。